IT人創陪診App 與病者家人同行

IT人創陪診App 與病者家人同行

IT人創陪診App 與病者家人同行

香港人口老化問題嚴重,20年後,香港人三個之中已有一個是老人,市面上的陪診服務林林總總,消委會近日檢視14間陪診機構,發現各機構的服務收費差異頗大,最低收費由每小時47元至最高的160元不等,差距逾3倍。

不過對家人來說,當需要陪診服務時,金錢已是次要,最重要是找到能安心交託、交帶清晰的專業陪診員。任職IT工作的胡瑋彤,外婆曾兩度中風,每次覆診都得聘請陪診員協助,因此親身感受過請陪診員時的憂慮。陪診員總是來去匆匆,覆診情況、醫護人員指示或其他注意事項,都少有當面向親人交代,因此決定運用自己的專業,為陪診員和家人搭建溝通橋樑。

胡瑋彤指,香港現時甚少全職陪診員,他們每日都在不同長者、院舍之間游走,加上部分陪診員更只是義務性質,質素參差之餘,工作亦沒有效率。2015年胡瑋彤與另外3位友人,成立「我陪你」陪診社企機構,希望在問題發展到無可挽救的地步前做個「實驗」,證明只要做多一步,便可以改變現時不時有錯漏的陪診服務。

出入打卡 記錄醫生囑咐

「我陪你」提供的陪診服務,收費標準是每小時100元,屬陪診市場的中價收費。覆診後一個工作天,機構會發送電子服務報告,詳細列出服務的開始和結束時間、乘坐的交通工具及需時等。陪診員在出門和回家後,都會替病人量度血壓和體溫,更重要是家人可以在報告中得悉醫生囑咐、藥劑使用說明和飲食注意事項等。

該機構又開發了一個手機App,胡瑋彤形容,該App的功能就像幫請假的同學「抄手冊」,讓家人知道有甚麼功課要做、何時有測驗,但胡瑋彤強調App只是一個載體,更重要是陪診員和家人能夠善用,「我們最緊要為家人提供報告,是希望家人可以負起他們的責任,跟進病人情況,因為陪診員陪長者出去只是幾小時,但更重要是回家後,家人對長者的照顧。」

陪伴長者 撫照顧者心靈

現時「我陪你」有20名兼職陪診員,每個都持有相關課程證書,當中包括陪診員、保健員、護理員、醫護支援人員、註冊護士及註冊社工等,部分員工亦於護理界有資深工作經驗。胡瑋彤指請陪診員「比搵客更難」,雖然開業以來一直不乏應徵者,但他們希望旗下的陪診員不單能做到最基本的接送,更要認同公司的理念,需要照顧的人不只是行動不便的長者,更有心力交瘁的照顧者。

胡瑋彤希望,經驗豐富的陪診員除了可以幫到家人照顧長者,更可以輔助院舍照顧老人。「其實護理行業本身人手就不夠,很多時院舍也有人手不足的問題,他們也是長期請兼職,靠掛單湊人。但如果保健員每天都在不同地方工作,即使他經驗豐富,你也不可能要求他在一天內就熟悉截然不同的工作環境。」

機構成立3年,胡瑋彤稱已服務了400多名老人家,每天平均有3宗生意。雖然現時機構仍處虧損狀態,胡瑋彤的目標卻不是做更多生意,而是希望建立有系統的陪診流程,將陪診資料系統化,看看是否真的可以解決問題。另一創辦人劉婉如亦異口同聲道:「我們希望嘗試這個方法,因為很多時候出現問題都是人為錯誤,溝通上說漏了一句,都可引致醫療事故,所以如果有些工作可以靠工具去處理,都可以一試。」


本網站透過cookies技術為你提供最貼心的服務體驗,繼續瀏覽本網站代表你同意我們使用相關技術,詳情請參閱私隱政策使用條款